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建军—— 让思政课更有亲和力

 

讲课中的刘建军。资料照片

  前不久,一篇名为《太阳系的未来:恩格斯与科学幻想》的文章在网上广受欢迎。许多大学生读完后表示,要去看看恩格斯的《自然辩证法》。

  文章的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刘建军。长达32年的科研与教学经历,让他对思政教育有着深刻的认知:“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要有思想家的深度、政治家的高度、教育家的温度,三者结合才能承担起立德树人、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的神圣使命。”

  用生活的话语讲理论

  初见刘建军,感受到的是一种积极奋进、自信笃定的风采。

  “现在的学生是‘00后’,朝气蓬勃;而我自己是‘60后’,已年过半百。”刘建军笑着说:“但我也不甘落后,既然不能让学生变老,那只能让自己变年轻了。”

  面对青年学生,刘建军自有一套授课方式。那就是,用学术话语讲政治,用生活话语讲理论,观照社会热点,贴近学生需要,实现话语转换,不断增强思政课的思想性、理论性和亲和力。

  “思想政治课就要实打实地讲主流政治,决不能打擦边球。但在讲的过程中,要超越常规,发挥奇思妙想,找到新颖的角度深入浅出地把问题讲透。”刘建军说。

  比如,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为什么率先进入了社会主义?是不是还需要退回到资本主义阶段?面对这些尖锐的问题,刘建军喜欢以“初中生跳过高中直接进入大学”来解释:好比1977年恢复高考第一年,个别没有经过高中阶段的初中生,由于特殊历史机遇,也考上了大学。为了成为合格的大学生,他们需要一边上大学的课程,一边补习高中的课程。但这并不意味着要重新退回高中,再进行一次高考。同样,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,经由短暂的新民主主义阶段进入社会主义社会,这是特定历史条件的产物,也是一次难得的发展机遇。当中国进入社会主义后,在一些方面相对落后,所以我们从中划出一个初级阶段补补课。

  一个小小的类比,巧妙地将学术话语转换成生活话语,让思政课程有了亲和力。“道理本身是不变的,关键是教师要用透彻的理论研究、用新颖的方式,捅破那层‘窗户纸’。”刘建军说。

  让思想在与现实的互动中保持活力

  多年的教学实践中,刘建军也有自己的困惑:教师想要传递给学生的思想,学生接受了;教师想要告诉学生的道理,学生也明白了。但是,这些思想和道理并没有成为学生的精神动力和行动指南。

  为什么会这样?刘建军认为,教育所传递的思想观念,受教育者虽然接受了,但只是存储在大脑中,处于一种静止、被动的知识状态,而没有活跃在脑海中、体现在言行上。事实上,正确的思想不仅要被传授,而且要被激活,这样才能真正发挥思想的引领作用。

  如何激活思想?“思想来自现实,并在与现实的互动中保持活力。”刘建军说,思想一旦脱离现实,就有失去活力和生命力的危险。思想的生命活力归根到底来自它所反映的社会实践,因而最能激活思想的就是现实因素。

  基于此,刘建军总是在课堂上、生活中,践行着“生活是最好的课堂”,通过种种细节触动学生的心灵。下雨天,碰到路边打车的学生,他会主动向对方提出“我排你后面”,在赢得他人尊重的同时,也启发对方遵守纪律讲秩序;下飞机时,遇上微笑向乘客告别的空乘人员,他会真诚地说上一句“谢谢”,将尊重劳动的理念传播给其他乘客;期末监考,他会向每一名交卷的学生轻轻说一声“再见”,激发学生珍惜师生情谊……

  “善于发现思想与现实的联系和对应点,将现实因素引入理论,又将理论引入现实生活,使思想在与现实的互动中被激活,